您当前的位置 :故事 正文

难得一见的严修画稿

来源: 今晚报 2017年11月29日 第16版     发稿时间: 2017-12-01 20:25
 

  作者:陈鑫

  陈诵洛编撰的《?香馆别记》,提到严修“尤喜画山水,而不轻以示人”。笔者近日翻阅《严修手稿》时,看到了两幅严修的画稿。虽然只是遣兴之作,寥寥几笔,但亦清新动人。

  《?香馆别记》中说,严修“习画始于在贵州时,盖得江山之助为多,同习者尹??σ?rdquo;。严修在贵州的时间是1894年末至1898年初,当时他任贵州学政,主持全省学务。在严修的《使黔日记》中,笔者并未读到他习画的记录。不过从日记中,确实可以看到他对贵州秀丽的山水颇为欣赏。

  《别记》中又说,严修“游美国某城时,尝于旅馆中雨窗望云,公参大小米法为之写生。云气山光蓊然纸上,彼邦人见者咸叹为西法所不及”。从这段话中,可以判断《别传》作者陈诵洛看到的严修画作,便是目前《严修手稿》中保存的这两幅画稿。因为画稿就混夹在严修旅美期间所写书信草稿之中。也正因此,陈诵洛判断其为“游美国某城时”所作。《别记》中提到的所谓“大小米法”,即宋代米芾、米友仁所创之“米点皴”,笔者看到的严修画稿使用的正是这种画法。

  《?香馆别记》的记录并非完全准确。这两幅画作虽然夹在严修旅美书信草稿之中,但并不是此时所作。我们在其中一幅画上,可以看到严修的题字:“Interlaken旅馆雨窗望云真景”。Interlaken(因特拉肯,意谓两湖之间),瑞士的旅游胜地,以欧洲最高峰少女峰而闻名。在网上检索Interlaken风光图片,果然与严修画稿相符。

  原来,这两幅画稿是他游欧洲时兴之所至,留下的墨宝。严修欧游是在1913年至1914年,经过瑞士是在1913年八九月间。这年大总统袁世凯想让严修担任中华民国教育总长。严修不愿为官,又不好拒绝,于是提议,自己带领袁氏几位公子赴欧洲留学考察,不做教育总长而做家庭教师。袁世凯同意了严修的意见。在欧洲,严修认真考察了各国的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状况,为他回国后作为士绅领袖,推动地方市政各项事业发展开拓了眼界。途经瑞士小镇Interlaken,旅店清晨,雨窗望云,严修心情舒畅。在日记中,他写道:“八月三十日,夜雨甚酣,朝未晴。八钟起。开窗眺望,山腰喷云,蓬蓬勃勃,意态绝佳,因留一画稿。”

  美景可入画,亦可入诗。《严范孙先生古近体诗存稿》中有十余首《瑞士杂作》,其中便有两首作于Interlaken旅店。诗云:“一角名楼傍水湾,上安卧榻下传餐。尽开户牖延秋爽,食亦看山寝亦看。”“凉侵枕上梦初回,贪看溪山户洞开。岚气全同云气合,涛声又挟雨声来。有人张盖穿樵径,助我摊笺集画材。最好绿天深密处,岩腰隐隐见楼台。”

  在欧洲,严修写信给国内友人,感慨“国事前途未知何如”,“市政良则社会良,而国始有富强之望”,“欲强国家先善社会”。相比政治,他更关心民生,更关注中西社会治理的差距,他希望能够通过学习迎头直追。在《瑞士杂作》中,已过天命之年的他还写下了这样的诗句:“现身说与少年人,立志便从少年始。丈夫有志事四方,读书万卷行万里。岂能局促伏乡闾,埋首牖下待老死……足周天下岂不豪,交遍贤豪犹可喜。时乎时乎不再来,羲和送日急如驶。好游须及少年时,莫学老夫悔晚矣。”这才是他遍游天下的初衷,观严修画稿,当知其心境胸襟。

  10月31日下午,宝马会线上娱乐注册党委召开全委(扩大)会议,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。
  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-25日举行,主题是“网络安全为人民,网络安全靠人民”